<s id="vimhc"><option id="vimhc"><bdo id="vimhc"></bdo></option></s>

      1. 首頁>檢索頁>當前

        細微處見真章

        ——例談高中歷史統編教材的積極變化

        發布時間:2019-12-18 作者:何成剛 李志先 來源:中國教育報

        統編高中歷史教材《中外歷史綱要》(上)已經在部分省市開始使用。筆者擬從細微處入手,解讀統編高中歷史教材《中外歷史綱要》(上)中三個方面的積極變化,與廣大高中歷史教師交流分享。

            積極變化一:

            歷史認識更加深刻

        例如,《中外歷史綱要》(上)第6課《從隋唐盛世到五代十國》中,編者設計了一個“問題探究”,實錄如下:

        1.隋氏西京太倉,東京含嘉倉、洛口倉,華州永豐倉、陜州太原倉,儲米粟多者千萬石,少者不減數百萬石。天下義倉又皆充滿。京都及并州庫,布帛各數千萬。而賜賚勛庸、并出豐厚,亦魏晉以降之未有!

        2.帝以諸蕃酋長畢集洛陽……于端門街盛陳百戲,戲場周圍五千步,執絲竹者萬八千人,聲聞數十里,自昏至旦,燈火光燭天地。終月而罷,所費巨萬……整飾店肆,檐宇如一,盛設帷帳,珍貨充積,人物華盛,賣菜者亦藉以龍須席。胡客或過酒食店,悉令邀延就坐,醉飽而散,不取其直,紿之曰:“中國豐饒,酒食例不取直。”胡客皆驚嘆。其黠者頗覺之,見以繒帛纏樹,曰:“中國亦有貧者,衣不蓋形,何如以此物與之,纏樹何為?”市人慚不能答。

        設問:閱讀上述材料,結合所學知識,分析隋朝滅亡的原因與其他朝代有何不同。

        兩則史料均反映了隋朝國家富裕,其中史料1出自杜佑《通典·食貨典》,記載反映了隋朝糧倉年年富余。史料2出自《資治通鑒》,借黠者之口強調了隋朝國家雖富,但民眾非常貧窮的事實。兩則史料實質上是在引導學生從國富民窮的角度,分析隋朝滅亡的主要原因。其實,這也是隋朝滅亡不同于其他朝代滅亡的主要方面。

        可見,統編高中歷史教材在揭示隋亡主要原因方面,充分吸收了史學界的研究成果,和以前多版本高中歷史教材籠統地強調隋朝的暴政相比,觸及了歷史現象的本質,在歷史認識上有了質的飛躍。史載,唐太宗曾經讓臣下清點隋亡后留下的倉庫,沒有想到經過隋末唐初數年的戰爭,庫存量竟然足以讓唐朝老百姓不用勞動也可以使用好多年。這說明隋朝老百姓創造的財富積聚到了政府手里。再如,隋朝為救災在各地建立了若干糧倉,但是當災荒發生時,州縣官員卻不能及時放糧賑災,一方面是糧倉充盈,另一方面卻是餓殍遍地。總之,國富而不與民共享,是隋朝滅亡的最大教訓。對此,唐太宗指出:“凡理國者,務積于人,不在盈其倉庫。古人云:‘百姓不足,君孰與足。’但使倉庫可備兇年,此外何煩儲蓄!后嗣若賢,自能保其天下;如其不肖,多積倉庫,徒益其奢侈,危亡之本也。”

            積極變化二:

            歷史敘述更加準確

        例如,關于唐末藩鎮割據,《中外歷史綱要》(上)第6課《從隋唐盛世到五代十國》是這么敘述的:

        安史之亂期間和以后,唐朝陸續在內地增設藩鎮。藩鎮管轄地區,大者十余州,小者三四州。有些藩鎮獨立性很強,形成藩鎮割據的局面。這種局面在唐朝后期持續了100多年,嚴重削弱了唐朝的統治力量。

        長期以來,受宋人關于唐末藩鎮的認識影響,傳統觀點包括多版本高中歷史教材關于唐末藩鎮的敘述,普遍將藩鎮等同于割據,認為藩鎮割據自立、威脅并削弱中央集權,更多帶有貶義色彩。值得注意的是,統編高中歷史教材強調的是“有些藩鎮獨立性很強,形成藩鎮割據的局面”。可以說,這一敘述是符合歷史實際的,因為并非所有的藩鎮均反抗中央,藩鎮不一定就等于藩鎮割據,自立于中央以外。根據清華大學張國剛教授的研究,唐朝的藩鎮有不同的類型,他們與唐朝中央的政治、財政、軍事關系也不同。安史之亂后,唐朝割據藩鎮相對集中在河北地區,河北以外的中原、邊疆、東南型藩鎮都是非割據性藩鎮。而東南地區的藩鎮從財力上支撐朝廷,位于邊疆地區的藩鎮則負責抵御外族的入侵,至于位于中原地區的藩鎮,則具有控扼河北、屏障關中、溝通江淮運河的重要作用。因此,河北藩鎮與中原藩鎮形成了割據與防割據的關系,中原藩鎮與邊疆藩鎮形成了維系內外均勢的平衡關系;中原藩鎮、邊疆藩鎮與東南藩鎮同唐朝中央在武力和財力上相互依賴,構成了一個密切聯系而又互相制約的整體結構。唐王朝本身雖然沒有一支強大的武裝力量,但這些藩鎮之間的相互制約關系及其力量對比,卻使任何藩鎮都不敢輕舉妄動,獨行其是。《宋史·尹源傳》載,尹源謂“弱唐者,諸侯也,既弱而久不亡者,諸侯維之也”,就包括這層意思。顯然,唐朝藩鎮割據具有區域性與制約性統一的特點,不能籠統地把藩鎮與中央的關系一概視為割據,否則,難免過于簡單化。

            積極變化三:

            歷史用語更加嚴謹

        例如,《中外歷史綱要》(上)第20課《北洋軍閥統治時期的政治、經濟與文化》,有這樣一段敘述:

        日本看到袁世凱大權在握,1914年8月,利用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歐洲列強無暇東顧的時機,向袁世凱提出把中國的部分領土以及政治、軍事、財政等置于日本控制之下的“二十一條”要求。經過談判,袁世凱最終于1915年5月被迫簽訂不平等的“中日民四條約”。

        仔細體會的話,這段話有兩層意思,一是袁世凱簽訂的不是傳統認識的“二十一條”,而是“中日民四條約”。二是袁世凱是被迫簽訂而非主動簽訂“中日民四條約”。可以說,“被迫”一詞用得很嚴謹。

        其實,袁世凱對日本提出的“二十一條”是非常排斥的,而非傳統觀點認為的袁世凱為了稱帝主動與日本簽訂喪權辱國的條約。鑒于國力弱小的不利因素,袁世凱采取了一些有效策略,和日本斡旋,例如拖延談判;故意將“二十一條”透露給媒體,引發輿論強烈關注并對日本野心構成壓力;故意將“二十一條”透露給美國、英國、俄國,從而給日本施加國際壓力,在一定程度上抑制了日本的野心。畢竟胳膊扭不過大腿,日本很快進行戰爭恫嚇,擺出大戰一場的姿態,并派軍艦在渤海一帶游弋,增加山東、遼寧駐軍兵力。一時中日戰云密布,時局緊張。最終袁世凱被迫接受了“二十一條”中的部分條款,即“中日民四條約”。與“二十一條”原案比較,中國損失已有所減小。可見,教材用“被迫”一詞言簡意賅,一針見血。

        我們要在與以往普通高中歷史教材比較中發現統編高中歷史教材的積極變化,通過深入的史學閱讀,明白為何會有這些變化。吃透教材將有助于在教學中培養學生歷史學科核心素養。

        (作者何成剛系教育部課程教材研究所研究員,李志先系廣東省東莞市厚街湖景中學教師)

        《中國教育報》2019年12月18日第9版 

        0 0 0 0
        分享到:

        相關閱讀

        最新發布
        熱門標簽
        點擊排行
        熱點推薦

        工信部備案號:京ICP備05071141號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10120170024

        中國教育新聞網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Copyright@2000-2019 www.b1579.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網安備 11010802025840號

        人人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