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id="vimhc"><option id="vimhc"><bdo id="vimhc"></bdo></option></s>

      1. 首頁>檢索頁>當前

        今天,我們向斯霞老師學什么

        發布時間:2019-12-18 作者:戴興海 來源:中國教育報

        34年前,因為斯霞老師在一次隨堂聽課后的舉薦,我從南京曉莊師范學校的一名普通學生,變成了南京師范大學附屬小學的新教師。在隨后的13年內,我和其他教師一樣,有幸能近距離地跟著斯老師,學教語文、學做教師。后來,我被組織調到南京市教研室做了5年教研員,之后又被調到市教育局工作。離開附小整整20年了,但斯霞老師那樸素而偉大的靈魂,像一本溫暖而厚重的大書,一直珍存在我心靈的書房中。這部大書,在初讀時,會像重讀般親切;在重讀時,又如初讀般新鮮。

        在慶祝新中國成立70周年之際,離世已15年的斯霞老師當選共和國“最美奮斗者”。我在想:今天,我們向“最美奮斗者”致敬,最真誠的姿態應是什么?

        最好的致敬是傳承。那么在今天,我們應該學習和傳承斯霞老師的什么呢?

        像斯霞老師那樣教語文

        斯霞是語文教師,畢生從事母語啟蒙教育。她對母語教育最具影響的貢獻,是在“集中識字”廣為流行時,獨創了“字不離詞、詞不離句、句不離篇”的“隨課文識字”教學經驗。她的典型課例《我們愛老師》,在1979年被拍成了新中國第一部小學教學紀實電影。她的“隨課文識字”經驗,至今仍在母語啟蒙教育中熠熠生輝。原中國小語會會長崔巒說:“斯老師的教學經驗之所以有這樣的生命力,是因為她站在了語言學習規律和兒童學習規律的交匯點上。”

        斯霞老師教語文,不只是發展兒童語言。如果大家看過《我們愛老師》,從“祖國”一詞的教學過程中,就可以鮮明地體會到,她在發展學生語言的同時,也在發展思維,更在陶冶愛國情感。她的語文課,真正做到了文道統一、以文化人。一段時期以來,語文教改“鐘擺現象”突出:這邊“滿堂灌”還未走遠,那邊“滿堂問”又新裝登場;這邊疾呼“堵不住煩瑣分析的路,就邁不開語言實踐的步”,那邊“滿堂練”就讓語文課淪為了學朗讀、學描寫、學議論的“技術課”。語文課肩負著為人的精神發育打底的特殊使命。今天,我們像斯霞老師那樣教語文,就是要讓語文課真正在教書中育人,讓精神和語言同構共生。

        語言是文化的化石。李光耀曾說過,語言政策會影響經濟成功,甚至能決定國家成敗。當今世界,政治多元化、經濟全球化、文明多樣化特征日益凸顯。隨著中國國力不斷增強,漢語也步入了世界的中心。讓本民族的未來一代從小學好母語,事關他們的文化認同和文化自信。因此,在新的時代背景下,我們作為一名母語教師,就應當像斯霞老師那樣,充分發揮母語教育的獨特優勢,注重學生文化傳承,拓展學生文化視野,為塑造擔當民族復興大任的時代新人扛起母語教育的學科育人責任。

        像斯霞老師那樣愛學生

        斯霞老師的跨世紀影響,不單因其語文教學,更在于她“童心母愛”的教育品格。斯霞老師認為,所謂“童心”,就是要懂孩子,老師要學會像兒童那樣去想問題;所謂“母愛”,就是要愛學生,要像愛自己孩子那樣去愛學生。記得斯霞老師教《野兔》一課時,對野兔與老鷹搏斗的情景非常好奇:野兔怎么會踢死老鷹呢?很多孩子也表示懷疑。于是,斯霞老師就帶著孩子去請教南京師范學院生物系的教授,印證了課文中的描述這才作罷。葆有和兒童一樣的好奇心、求知欲與想象力,語文教學才能“童心閃耀”,老師和學生也才能在語文世界里心心相印。

        教師的愛,既是一種直接的情感力量,也是一種隱性的課程資源。斯霞老師的學生回憶說,班上很多同學,就是因為喜歡斯老師而喜歡上了語文,也學好了語文。我們做教師的,誰都想愛學生,也想得到學生的愛,如果我們能像斯老師那樣,有一顆不老的童心和無私的母愛,那種浸潤著童心與母愛的教育,就必然會溫暖、深刻而恒久。斯霞老師的“母愛”,本質上是一種有原則、有智慧的專業之愛。斯老師常說,學校教育最重要的任務是塑造孩子品德,學生有德無才是次品,無德無才是廢品,有才無德是危險品。斯老師也常說,當老師的一定要愛每個學生。她不管是聽我的公開課,還是聽我的隨堂課,課下總會關注:課上是否會讓每個孩子都有機會,尤其是那些后進學生。記得上世紀90年代末期,常聽到斯老師感嘆,現在小孩子課業負擔怎么越來越重?斯老師去世后不久,我和袁浩校長一起,在北京聽她的大兒子、清華大學孫復初教授說,老人家臨終前最為惦記的事,就是要為孩子“減負”。

        斯老師常說,老師的天職就是愛孩子;沒有愛,就沒有教育。“童心母愛”,是歷史的聲音,更是時代的聲音。今天,我們要堅定不移地把“童心母愛”寫在新時代教育的旗幟上。

        像斯霞老師那樣當教師

        2004年1月12日,斯霞老師因病在南京逝世,享年94歲。在她的墓碑上,鐫刻著這樣一句話:“我為一輩子做小學教師而自豪。”這句話,并非豪言壯語,卻是她平凡而又偉大一生的真實寫照。1927年,斯老師中師畢業,她不怕冷嘲熱諷,甘當“孩子王”;軍閥混戰、日寇侵華,她經歷了顛沛流離的苦難生活,5年輾轉7所學校任教;1958年,丈夫患肺病住院,她卻忙于學制改革試驗,白天教語文、算術,晚上在陪護丈夫之余還在備課、改作業,丈夫病逝時,她還在家訪;“文革”期間她被批判,被剝奪了教育學生的權利,仍一心只盼走上講臺;1978年,南京市人民政府任命她為市教育局副局長,可她覺得自己更適合當小學老師,仍然天天到學校上課,直至1995年才退休。此后,作為學校顧問,她依然心系學校、熱愛學生,單純而又癡迷。

        我常聽到一些教育界的前輩感嘆,當今有些名師,學校的講臺不常見影,外面的“舞臺”卻頻頻露臉;著述越來越厚,身價越來越高,非議也越來越多。一些名師公開課規則意識和公共責任感淡漠,公開課異化成個人秀場,選什么教材、上多長時間、合不合教學進度都比較隨意。大家每每談到這些情況時,就自然地想到了斯霞老師——這位被譽為“小學教育界的梅蘭芳”的一代名師,想起老人家一輩子守望校園的身影,想起老人家一輩子守望兒童的純真,想起老人家一輩子面對名利的淡泊。大家不由感嘆:當教師啊,真的不能只為個人生計,千千萬萬要牢記,我們肩上扛著的是黨之大計、國之大計。

        習近平總書記說過:“一個人遇到好老師是人生的幸運,一個學校擁有好老師是學校的光榮,一個民族源源不斷涌現出一批又一批好老師則是民族的希望。”今年教師節,江蘇省委常委、南京市委書記張敬華來到南師大附小,深情寄語南京要加快培養更多斯霞式人民教師。其實,加快推進教育現代化、建設教育強國、辦好人民滿意的教育,不只是古都南京,整個中華大地,都呼喚更多斯霞式人民教師。斯霞教育品格將閃耀更加璀璨的時代光輝!

        (作者系南京市教育局辦公室主任,曾任南師大附小語文教師)

        《中國教育報》2019年12月18日第9版 

        0 0 0 0
        分享到:

        相關閱讀

        最新發布
        熱門標簽
        點擊排行
        熱點推薦

        工信部備案號:京ICP備05071141號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10120170024

        中國教育新聞網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Copyright@2000-2019 www.b1579.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網安備 11010802025840號

        人人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