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id="vimhc"><option id="vimhc"><bdo id="vimhc"></bdo></option></s>

      1. 首頁>檢索頁>當前

        “活著,就要有共產黨員的精氣神”

        ——記湘潭大學96歲老教授滄南

        發布時間:2019-12-18 作者:本報記者 李倫娥 賴斯捷 實習生 婁夢瑤 來源:中國教育報

        96歲,活著已很稀罕,但湘潭大學96歲的退休教授滄南,卻仍在讀書寫書,講黨課育學生,捐工資設獎學金,幾乎全天候工作。

        當選一次全國優秀教師,已很稀罕,但滄南在1985年就獲得過這個榮譽稱號,這是第二次了。教育部還專門下發文件,號召廣大教師向他學習。

        坐在沙發上的老人紅了眼眶:“我感到內疚,受之有愧啊!”采訪老人的過往歲月,聽他講述九十幾年的人生風雨,這個榮譽,他,當之無愧。

            “黨的教育事業需要我,我就要來”

        今天的湘潭大學,從校醫院到辦公樓,路上那些參天樟樹,是滄南初到湘潭大學時帶領師生們種下的。

        1977年,沒有調令,54歲的滄南只身一人,懷揣著一張武漢大學開具的證明文件,南下湘潭大學。

        當時的湘潭大學,名為恢復,實為創建。學校處于初創期,非常艱苦,所有教職員工都分散住在周圍農民家里,水要自己去水塘里挑,煤炭、食物要自己到市里買。與之前工作過的武漢大學、中國人大相比,條件可以說是天壤之別。

        “黨的教育事業需要我,我就要來。”滄南說。

        1975到1978年,620多名來自全國各地90余所高校的教師會聚湘大。滄南與大家一起頭頂藍天、腳踩黃土,邊勞動建校,邊教學科研,一步一個腳印開始“創業”。回憶這段激情澎湃的歲月,滄南說:“毛主席囑托一定要把湘潭大學建好,我們不敢忘!”

        更何況,“在毛主席的家鄉研究毛澤東思想,是一種歸根”。滄南本叫高家貴,年幼喪父、家境貧寒的他,在動亂年代里飽嘗了生活的艱辛。為了求學,幼年的滄南,從安徽到重慶到沈陽到河北……一路顛沛流離,只要有讀書的機會他就去闖。1948年,滄南考上北京的大學,多次參加進步學生運動,并加入共產主義青年團。為了躲避抓捕,他和許多進步學生一道轉移去了河北的滄縣,“滄南”之名便是為了紀念這段經歷。

        “我為什么要加入中國共產黨?”教書育人的幾十年里,每次給學生講黨課,滄南都會用這段經歷來解釋自己入黨的原因。“我的人生經歷,我的社會實踐,堅定了我對共產主義的信念。”滄南堅信,只有共產黨才能救中國,作為一名黨員教師,必須以建設好黨的教育事業為終身責任。

        他的一生,都在致力于毛澤東思想研究,矢志不渝。

            坐真理的冷板凳

        1978年,滄南向學校建議,湘大哲學專業招考毛澤東哲學思想研究生,并建立毛澤東哲學思想研究室;1979年湘潭大學開始招收毛澤東哲學思想研究生;1981年湘潭大學成立哲學系,滄南擔任哲學系主任兼毛澤東哲學思想研究室主任。

        看似一切順利,但在當年的學術界,卻實屬不易。

        上世紀80年代前后,學術界出現了一股貶低甚至否定毛澤東思想的思潮。對此,滄南的態度鮮明——應實事求是看待毛澤東。

        1983年,滄南提出“毛澤東方法學”這一創見性學術課題,并主持編寫《毛澤東方法學》一書。“毛澤東制定的一整套具有中國特色的思想方法和工作方法的科學理論,正是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一大創舉”,這是滄南的學術觀點,是他獨具特色的學術貢獻,更是他教書育人的主導思想。

        作為湘潭大學毛澤東思想研究的開創者,滄南先后培養了40余名研究生,他們中的大多數,一輩子都在從事毛澤東思想研究。正是以滄南為代表的一群學者的堅守與開拓,才有了湘潭大學全國毛澤東思想研究“重鎮”的地位。

        在東坡村的家里,桂花窗下,竹藤椅,滄南靜坐桌前。滄南說,自己“坐著真理的冷板凳”,度過了一段又一段研究歲月。《毛澤東哲學思想》《毛澤東方法學》《現代化視野中的毛澤東思想研究》……一本又一本編寫的著作,一篇又一篇的論文,從這里飛出。

        “2021年就是建黨100周年了,我寫了一本書,作為送給黨的禮物。”這本書,標題未定,內容以唐詩宋詞中蘊含的哲理與毛澤東思想的比較研究為主。為此,90多歲的他,14個月時間通讀了14本唐宋詩集410多萬字,再精讀重點詩篇,邊讀邊寫,目前滄南已手寫書稿10余萬字,“目標是20萬字”。

            永生不忘為人民服務

        1995年,72歲的滄南辦理了離休手續。不過幾天之后,他的身影出現在湘大關工委。

        “請你給學生們講黨課。”這一講,寒來暑往,便是十多年。

        “我在東坡村附近的石凳旁,連著聽滄老師講了好幾天的黨課。”在湘大毛澤東思想研究中心攻讀博士學位的吳璇記得,那是2015年暑假,每天清晨8點,滄南都會坐在石凳上,講他從放牛娃到共產黨員、人民教師的故事。

        教室、操場;課堂、戶外……滄南的黨課,隨時隨地都能開講。

        可聽講的學生們當時并不知道,這位古稀老人,正在經歷人生中的又一次困境——16年間,先后動了9次大手術的妻子,生命已進入倒計時;有精神障礙的兒子也住進了醫院。身為丈夫和父親,70多歲的滄南,白天奔波兩地照顧妻兒,夜晚加班備課,不落下一節黨課。

        “我很累,但首先,我是教師,只要我活著,就要有共產黨人的精氣神。”他說,自己無怨無悔。

        未來中國,究竟往何處發展?這取決于當代青年的思想信仰。青年樹立怎樣的信仰,舉什么旗,走什么路,未來的中國就會往那一處發展。

        “所以,我一定要多給他們講黨課。”滄南說,青年學生,不管現在學什么專業、將來從事什么工作,都應該學一些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400余次黨課,滄南每次都把自己擺進去,“我怎么想、怎么做,就怎么講”。

        身體力行,是最好的教育。

        重建湘大40多年來,學校先后為教授蓋了幾棟樓。上世紀90年代,學校安排滄南搬到松濤村的“校長樓”,有位患哮喘的同志提出也想搬到新環境里住。滄南聽說后想也沒想,就讓出了自己的新住房。

        2015年,滄南告訴女兒,他準備賣掉郵票,將所得資金全部捐給湘大哲學系設立獎學金。“那是他從上世紀40年代起便養成的愛好啊!”女兒深知郵票在父親心中的分量。剛到湘大時,母親從武漢寫信都會寄來郵票,父親的回信里,就附上母親喜歡的手絹。母親來湘大后,兩人常去市里淘郵票。她問父親:可不可以只賣一半,或者捐一半?沒想到,父親賣掉了所有郵票,捐出了所得的20萬元。

        畢業多年的學生們擔心老師生活困難,湊了一些錢。他們沒想到,這些錢也被捐了——2018年9月5日,滄南以“湘大人”名義,湊上自己的退休金,再次捐款20萬元。“是一張張存單湊起來的,我記得很清楚。”辦理此事的湘大哲學與歷史文化學院黨委副書記黎益君說。

        “父親其實很摳。”在女兒的描述中,滄南是一位子女找他借錢還要打借條的父親,是一位棉襖穿了37年還舍不得丟的父親,是一位襯衫領子穿爛了將反面縫上去再穿的父親,是一位月退休金過萬元、卻一輩子沒買過新房的父親。他家所有的家具扔到垃圾堆恐怕都沒人要,舊空調搖搖欲墜,聲音轟鳴著像拖拉機似的。唯一能跟“教授”一詞有關聯的,就是滿屋子的書。

        “我是一名流浪兒,得到過很多好心人的幫助,把他們的愛心傳下去,是回報與感恩。”

        “40萬捐給學校,比買一套新房要快樂得多。”

        “不同任何人比物質條件。”

        ……

        擁有63年黨齡的滄南說,永生不忘共產主義,永生不忘為人民服務,是自己作為共產黨員的初心;學習、研究、宣傳共產主義,是自己作為人民教師的使命。

        “他,是每一個湘大學生的榜樣,是我們腦海中,共產黨員的樣子。”這是滄南鐫刻在每一位湘大人心中最為厚重的記憶。

        《中國教育報》2019年12月18日第1版 

        0 0 0 0
        分享到:

        相關閱讀

        最新發布
        熱門標簽
        點擊排行
        熱點推薦

        工信部備案號:京ICP備05071141號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10120170024

        中國教育新聞網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Copyright@2000-2019 www.b1579.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網安備 11010802025840號

        人人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