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id="vimhc"><option id="vimhc"><bdo id="vimhc"></bdo></option></s>

      1. 首頁>檢索頁>當前

        告別教師“獨角戲”式評價

        發布時間:2019-12-15 作者:曾曉瀅 原晉霞 來源:中國教育報

        《幼兒園教育指導綱要(試行)》指出:管理人員、教師、幼兒及其家長均是幼兒園教育評價工作的參與者。評價過程是各方共同參與、相互支持與合作的過程。然而,在幼兒園實際的教育評價工作中,幼兒評價往往只是教師一個人的獨白。

        教師獨白表現為主動和被動獨白

        教師獨白可分為主動獨白和被動獨白兩類。主動獨白是指教師不歡迎其他主體參與評價;被動獨白則是其他主體主動選擇不參與評價。這兩種類型在幼兒園均存在。

        主動獨白的表現是,教師未給予幼兒參與評價的機會。一方面,幼兒作為評價主體的地位未受到重視。《兒童權利公約》提出兒童有生存權、發展權、受保護權和參與權四種基本權利。幼兒參與評價正是其行使參與權的重要體現,教師“應確保能夠形成自己看法的兒童有權對影響兒童的一切事項自由發表自己的意見,對兒童的意見應按照其年齡和成熟程度給予適當的重視”。然而,現實情境中,幼兒卻常常因年齡小、認知水平低等原因,而被認定為沒有能力參與評價,難以在與其相關的事務中發表意見和建議。例如,班級區域的設置與調整、主題活動的內容與走向等,在許多幼兒園,均很少征求幼兒的意見。

        另一方面,在評價中幼兒時常被視作客體,很少有機會表達行為背后的經驗、興趣、需要以及發展的困境和機會。例如,一些教師常常從單一的成人視角去解讀幼兒的行為,而很少去深入了解幼兒“為什么將蘋果畫成黑色的”“為什么畫的蝸牛沒有頭”等。幼兒在評價過程中諸如此類的話語被剝奪,實際上使得教育過程成為教師導演下的幼兒表演,幼兒很難有機會通過教育發現和發展自己。

        被動獨白的表現是,在幼兒評價中,管理人員通常扮演著旁觀者而非參與者的角色,僅僅起著監督而非領導的作用,幼兒評價成為教師需要獨立承擔的工作任務。一些管理人員規定教師每周要完成幾篇觀察記錄或學習故事,每學期要為每名幼兒制作成長記錄冊,以此作為評定教師工作的要求之一。除此之外,他們很少作為評價主體真正參與到幼兒園課程實施效果的評價中,也很少會為教師的評價工作提供支持與反饋。

        然而,如何協調教師用于觀察評價和其他教育活動的時間?如何有效制訂系統、科學的評價計劃?如何將評價結果用于調整和優化幼兒園整體課程方案,有效促進每一個幼兒的學習與發展?這一系列問題的解決,都無法僅依靠教師的力量去實現,必須有管理人員的領導和統籌規劃。

        獨白式評價跟外部管理和自身素養相關

        幼兒評價中產生教師獨白的現象,既有外部原因,也有內部原因。

        外部原因主要體現在幼兒園整體評價制度和理念建設不到位。一方面,雖然很多幼兒園都強調評價工作,但多數幼兒園并未真正重視評價。例如,幼兒園未留給教師專門的觀察評價時間,而是要求教師在組織活動的同時完成對幼兒的觀察評價;在幼兒園日常管理中,都安排了專門的課程計劃時間和教研時間,卻很少有幼兒園會安排專門的幼兒觀察評價研討時間。另一方面,一些管理人員和教師僅將觀察評價幼兒作為教育的終點,而非起點。一些幼兒園仍將學期末抽查班級幼兒唱歌、講故事、做算術等作為重要的評價,將期末制作模式化的成長檔案袋作為觀察評價幼兒的重要形式。

        內部原因則主要表現為教師的評價素養有待提高。評價素養是教師專業能力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它要求教師擁有關于評價領域的理念、知識和技能,也就是說教師應該能做到:理解評價,明確成就期望,運用適當的評價方式,恰當地解釋、運用評價結果。然而,當前研究表明,我國幼兒教師整體評價素養還不高,其中評價態度最好,評價技能次之,評價知識得分最低。因此,幼兒教師的評價知識和技能都亟待充實和提高。

        為教師走出獨白式評價提供多種支持

        首先,在幼兒園管理制度上,應安排專門的觀察評價時間和研討時間。建議有條件的幼兒園每周至少為教師安排半天,或每天為教師安排一小時的專門觀察時間;每周或每兩周安排一次專門的評價研討時間,全園群策群力研討幼兒學習與發展的水平,研究幼兒的生活和心理世界。園長角色也從監督評價轉變為領導評價。

        其次,在幼兒園教師資格證考試和各地新教師招聘考試中,應增加幼兒觀察評價能力方面的內容,倒逼師資培養單位切實重視加強培養學生觀察評價幼兒的能力。雖然《幼兒園教師專業標準(試行)》中已明確,觀察評價幼兒的能力是幼兒教師的專業能力,但在很多幼兒教師師資培養單位的課程體系中,仍然缺失有關課程,或課程教學質量不高。如果未來在各種考試中增加有關幼兒觀察評價能力方面的內容,那么師資培養單位勢必重視相關的課程,為學生提供系統的知識學習和能力訓練。

        再其次,期待幼兒教育研究人員能夠研發出符合我國國情的、與《3—6歲兒童學習與發展指南》相對接的幼兒學習與發展評價電腦軟件或手機APP,支持教師有理有據地高效進行評價。借助幼兒觀察評價軟件系統,可以幫助教師管理觀察評價數據,了解已評價的和未評價的項目,自動繪制出個體幼兒各方面的發展狀況,繪制出全班幼兒某些方面的發展狀況,為教師了解個體幼兒和全班幼兒提供便捷的支持,也為教師設計適宜的課程提供可能。

        最后,教師應構建平等的新型師幼關系,尊重和重視幼兒的評價權。在新的時代,隨著信息獲取的渠道增多,幼兒在某些時候某些方面所知道的知識比教師還多,教師已無法固守作為知識傳授者的權威地位,也不能輕視幼兒的能力。事實表明,幼兒完全有能力參與到與其相關事務的決策中來。例如,有些幼兒希望幼兒園也能設有兒童停車場,于是他們設計了停車場方案,呈遞給園長,并獲得園長準許,如愿在幼兒園開辟了兒童停車場。

        由此可見,教師應轉變觀念,尊重幼兒的參與權和評價權,相信幼兒有能力做出評價,并支持幼兒不斷提升評價能力。

        (作者單位:南京師范大學教育科學學院)

        《中國教育報》2019年12月15日第3版 

        0 0 0 0
        分享到:

        相關閱讀

        最新發布
        熱門標簽
        點擊排行
        熱點推薦

        工信部備案號:京ICP備05071141號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10120170024

        中國教育新聞網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Copyright@2000-2019 www.b1579.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網安備 11010802025840號

        人人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