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id="vimhc"><option id="vimhc"><bdo id="vimhc"></bdo></option></s>

      1. 首頁>檢索頁>當前

        評價到位,主題課程生機勃勃

        發布時間:2019-12-08 作者:陳月文 來源:中國教育報

        課程評價的根本目的在于保證課程開發與教學設計的合理性。美國評價理論專家泰勒認為,評估的過程,從本質上講,就是判斷課程和教學計劃在多大程度上實現了教育目標的過程。課程系統的各個組成部分都必須置于評價這個顯微鏡下觀察,否則課程系統就會缺乏生氣。從評價得到的反饋,可以用來使系統的各個部分恢復活力。

        我們在課程實施中十分重視評價,其目的之一就是提升主題課程的質量,而主題課程質量提升的根本目的,是讓幼兒過快樂而有意義的生活。

        當然,有了課程評價并不意味著主題課程質量就提升了。對于主題課程而言,幼兒園需有一個組織或相應機制,去收集多方評價信息,進行價值判斷,然后轉化成主題課程調整建議,并將建議反饋給每一位主題課程踐行者。之后,課程再實踐、再評價、再研討、再反饋。如此循環往復,才可能有主題課程的不斷優化,幼兒的幸福童年才有保障。

        收集多方評價信息進行分類梳理

        課程評價是以一定的方法、途徑對課程計劃、活動以及結果等有關問題的價值或特點做出判斷的過程。我們會向幼兒、教師、家長、專家與第三方評估機構等多方收集評價信息。這些信息會來自幼兒的日志、教師主題開展記錄表與教研現場、家長調查問卷、專家入園指導、第三方評估等。每一主題并不包含所有主體的評價,但都有來自幼兒、教師、家長的質性與量化評價。

        以大班秋天主題之下的“樹朋友”主題為例。在園內散步的時候,幼兒注意到了各種各樣的樹,教師組織幼兒開展了觀察與戶外寫生活動,測量了樹的粗細,并鼓勵幼兒回家調查了解樹的價值。到了冬天,幼兒一起保護樹,給樹穿上了冬衣。主題結束,我們獲得了部分評價信息:

        幼兒日志:今天老師帶我們去量了樹,我們得用軟的尺子,我很開心。我們組的樹很高,我太矮了,不知道它有多高。

        教師主題開展記錄表:第一,僅通過一次走馬觀花式的觀察,幼兒對樹的了解停留在較淺的層次。第二,在人與樹的關系上,僅僅通過幼兒回家調查是不夠的,我們沒用足夠的時間與活動去支持孩子。

        教研組研討給出的評價:第一,這個小主題時間不足。第二,教師對幼兒園里樹的名稱與特性不了解,導致沒辦法較好地引導幼兒。幼兒園應組織教師制作樹的介紹牌。

        學前專家聽取主題報告后的評價與建議:關于樹的價值,幼兒只調查是不夠的,應充分利用周邊資源,如根雕、家具廠等,開展實地參觀等活動,深入了解樹的價值。

        把多方評價轉化為主題優化建議

        將課程評價信息轉化為主題優化的建議,首先要有評價的依據,我們以《3—6歲兒童學習與發展指南》、園本課程目標為主要評價標準。幼兒園課程委員會定期對評價信息開展研討,進行價值判斷,并提出主題優化建議。

        對于幼兒的評價,課程委員會建議:在認識樹時,教師應順著幼兒的興趣走。了解樹,除了粗細的測量,是否可以測量一下樹的高度?高度怎么測,教師應問一問幼兒,和他們討論,并一起在嘗試錯誤中成長。

        對于教師與專家的評價,課程委員會建議:主題的開展需要深度,教師應給予幼兒足夠的時間與機會去觀察。對于樹的價值的了解,不應僅停留在調查上,應給予幼兒感官上的體驗。

        對于教研組建議教師去豐富幼兒園里樹的介紹,課程委員會建議:幼兒園應該豐富對樹的介紹,但不應完全由教師去制作。幼兒需要在親身經歷中成長,而不是被告知各種知識。樹的介紹應交還給幼兒,讓他們用自己喜歡和看得懂的方式去記錄。

        基于多方評價信息,課程委員會研討形成了部分優化建議。在下一次該主題開展前,課程委員會將把建議集中反饋給每一位課程實踐者。

        用優化建議來調整主題開展過程

        有了優化建議,主題的開展有了一些小改變。

        首先,了解樹種與價值。幼兒在調查樹的同時,有的帶來了不同樹種的木片,有的帶來了樹制品,有的去參觀家具加工廠等。

        通過近距離觀察、摸一模聞一聞、親身體驗、實地參觀,幼兒增加了對不同樹種以及人與樹的關系的了解。《樹真好》這首散文詩,更加走進了幼兒的心里。

        其次,測量樹高。教師順著幼兒的興趣討論測量樹高的方法。有的說用梯子,有的說從陽臺掛繩子下來,有的說用氣球把繩子放上去,有的說用小鳥、飛機、航拍儀、孔明燈……在嘗試之前,用小鳥、飛機的方法直接被幼兒自己否定了。教師和幼兒嘗試了用梯子、房子、氣球等方法。嘗試后,幼兒發現用梯子只能量較矮的樹,用房子可以量和陽臺差不多高的樹,用氣球可以量很多樹的高度。但一只氣球不可以,因為還沒等它飛到樹頂,就已被風吹跑;可以用很多氣球,然后把繩子換成輕一點兒的線。

        活動中,我們從幼兒的臉上看到了探索的幸福。幼兒提出問題—討論方案—嘗試方案—方案失敗—調整方案—最后大獲成功,這不就是快樂而有意義的童年嗎?

        再其次,豐富幼兒園里樹的介紹。教師問幼兒:怎么才能知道樹的名字和特征呢?有名幼兒說媽媽手機上有一個叫形色的APP,只要打開照一照就知道樹的所有信息。于是,孩子們帶上了家里的舊手機,認真地去認識幼兒園里的樹,并給樹做了名片。名片很特別,名字是幼兒畫出來的;名片上還有他們測量的樹的高度與粗細,多年之后可再量一量看看樹有沒有變高變粗;名片上還有一個二維碼,掃一掃可以聽到幼兒對樹的介紹的音頻。

        讓幼兒來豐富幼兒園里樹種的介紹,這看似是一個不可能完成的任務,但幼兒有自己的方法,他們的方法也能讓別的幼兒看得懂。通過這樣的體驗所獲得的成長,遠勝于教師的知識灌輸。在這個過程中,我們從幼兒臉上發現了研究與制作的快樂和自豪,這提醒我們,要把成長的權利還給幼兒。

        通過循環評價發現課程提升空間

        主題課程質量的提升不是一蹴而就的,一次多元的評價可以優化當下的主題,但主題的優化需要循環的評價。去年的主題結束后,我們又陸續收到了許多評價信息。例如:測量樹的活動結束后,有的幼兒在日志中寫道:“今天我們用了很多方法來量樹的高度,我們組挑了一棵很高的樹,一開始我們牽著一只氣球,因為風太大了,氣球被吹跑了。后來我們在線上裝了很多很多氣球,最后我們成功了,實在太開心了!”隨著主題的深入,孩子們萌發了要種一棵樹的愿望。有的班級很快籌到了錢,從網上買了樹,在冬天種下了樹。一名幼兒在日志中寫道:“為什么大(8)班種的樹那么細,那么容易倒掉,是不是便宜沒好貨?我們能籌夠錢嗎?好想快點兒種下樹。”

        教師也有了反思,在主題開展記錄表中寫道:“在調查‘想種一棵什么樹’時,孩子們認為幼兒園幾乎有了所有的樹種。第二學期存夠錢,去花木城買樹時才發現,原來有許多不知道的樹。我們下次可以去一回花木城,先豐富幼兒關于樹多樣性的經驗后,再考慮種什么樹應該會有更好的結果。”

        主題結束后,班級家長問卷顯示,96%的家長認為自己的孩子在保護樹的情感態度上有所改善,其中一位家長寫道:“孩子認識到要保護樹木,上次幼兒園學習中心需要樹枝,她爸爸沒找到合適的樹枝,準備從樹上折幾枝,她死活不肯,說要保護樹木,不能傷害樹木。”

        期末,幼兒園向所有家長發放問卷調查,其中一個問題是請家長選擇印象最深刻的主題課程,其中秋天主題排在前三。

        從以上評價信息中,我們看到了多方評價給主題課程帶來的效果,同時也看到了可進一步提升的空間。可見,用好評價,可以讓我們的課程充滿生氣,讓我們的幼兒過上快樂而有意義的生活。

        (作者系浙江省紹興市柯橋區中心幼兒園教育集團副園長)

        《中國教育報》2019年12月08日第3版 

        0 0 0 0
        分享到:

        相關閱讀

        最新發布
        熱門標簽
        點擊排行
        熱點推薦

        工信部備案號:京ICP備05071141號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10120170024

        中國教育新聞網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Copyright@2000-2019 www.b1579.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網安備 11010802025840號

        人人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