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id="vimhc"><option id="vimhc"><bdo id="vimhc"></bdo></option></s>

      1. 首頁>檢索頁>當前

        美國《門戶開放2019》報告顯示,赴美國際學生連續三年下跌,STEM相關專業仍是主流選擇——

        美國高等教育國際新趨勢

        發布時間:2019-12-06 作者:宋佳 周維 來源:中國教育報

        近日,由美國國際教育研究所(IIE)與美國國務院教育和文化事務局(ECA)聯合出版的《門戶開放2019》(Open Doors 2019)報告,對在美國際學生、在美訪問學者、國際學生創造的經濟價值等方面進行了分析,全方位闡述了輸入和派出學生數量、生源國特征、國際學生學歷結構、所選專業、所選院校等美國國際學生與訪問學者流動現狀和趨勢。

        在美國際生增幅直降 赴美新生連續三年下跌

        報告顯示,2018/19學年在美國際學生總數為1095299人,連續4年突破百萬,占美國高等教育學生總數的5.5%。但從增幅來講,相比上一年度,國際學生總數增幅僅為0.05%,為近10年來增幅最小。2008/09學年增幅為7.7%,2014/15學年增幅更是達到了10%,但近些年呈現明顯放緩趨勢,2017/18增幅降至1.5%,2018/19增幅直接跌破1個百分點,總人數比上一年度僅增加1007人。

        本科生作為在美國際生的最大群體開始出現負增長,比上一年下降了2.4%,為431930人。研究生人數自2017/18學年開始下降,2018/19學年下降了1.3%,至377943人。但值得注意的是,持實習簽證的國際學生人數總體上保持著較高的增幅,不過與國際生總數增幅放緩趨勢一致,持實習簽證的國際生近5年增幅也在放緩,相比2015/16年22.6%的增幅,2018/19增幅僅為9.6%,為近5年最低。

        赴美高校學習的國際留學生生源地變化不大,2018/19學年排名前五的生源地是中國、印度、韓國、沙特阿拉伯、加拿大。盡管近幾年中國留美學生增幅有所放緩,但是人數依然不減,中國留美學生占美國國際學生總數的比例一直呈現上升態勢,連續10年成為美國最大的國際學生來源國。2018/19學年在美中國留學生總數為369548人,占在美國際生總數的33.7%,比上一年增加6207人,增幅為1.7%,而2017/18學年的增幅為3.6%。印度是向美輸送留學生的第二大國家,在美學生數為202014,占國際學生總數的18.4%,比上一年度增長2.9%。與此同時,新興市場國家顯示出強勁的增長勢頭,尤其是孟加拉國(10.0%)、巴西(9.8%)、尼日利亞(5.8%)和巴基斯坦(5.6%)在美留學生總數都大幅增加。相反,排名第三的韓國(52250人,減少4.2%)和沙特阿拉伯(37080人,減少16.5%)在美留學生總數大幅下降。分析人士認為,這與美韓、美沙日趨緊張的雙邊關系有關。

        2018/19學年赴美留學新生人數為269383,較去年下降0.9%。對比近年來《門戶開放》報告數據,赴美留學新生人數在奧巴馬政府最后一年(2015/16學年)達到頂峰300734人,之后連續3年下跌,2018/19學年人數更是跌回2013/14學年以前的水平,甚至不及2013/14學年的270128人。美國本土政策分析人士認為,這與美國總統特朗普限制移民政策和美國在全球的外交關系沖突不無關系,此外,還與美國高校學費高昂、其他國家高等教育發展、美國政治經濟環境、就業前景等有關。

        STEM仍是首選專業 家庭資助占主流

        報告顯示,國際學生在美學習的領域主要集中分布在工程、數學與計算機科學、工商管理、物理與生命科學等專業,其中超過一半的學生(52%)學習STEM相關專業。工程專業仍然是最熱門的學術領域,占所有國際學生所選專業的21.1%,但所學人數較去年下降了0.8%。數學和計算機科學專業的國際學生人數占18.6%,比往年同期增長了9.4%,超過工商管理成為國際學生的第二大學習領域。工商管理學生數量較去年減少7.1%,但仍然占較大比例。值得注意的是,在所有專業中,選擇農業的國際生增幅最大,比去年增加了10.3%,降幅最大的是英語語言學習學生,比去年減少14.8%,選擇應用藝術、人文、教育和法律專業的國際生總數也有不同程度的下降。

        從國際學生的資金支持來源數據可發現,總的來說,家庭資助的比例占一半以上,為57%,當前工作單位與雇主的資助比例為20.6%,美國大學的資助比例為16.8%,美國政府的資助比例僅占0.2%。從學歷層次來看,本科階段學生資金來源主要依靠家庭,占比83.5%,僅有8.8%來源于學校的支持,6.3%來自于美國政府或大學的支持。而在研究生階段,美國院校的資金支持比例明顯上升,達到了36.4%,家庭的支持比例則降為57.8%。美國對于國際學生在經濟上有不同程度的支持,研究型大學的國際博士生通常由該大學資助。然而,學習法律或商業的國際本科生和研究生大多是自籌資金或從美國以外的來源獲得資金。

        中國赴美訪問學者總數第一 哈佛大學訪學人數最多

        報告顯示,在2017/18年度,在美訪問學者仍然主要來自亞洲地區。中國延續以往增長態勢穩居第一,總數為46256人,占世界各地訪問學者總數的34.3%,比上一年增長2.6%。印度位居第二,共12652人,比上一年增長1.6%。韓國7265人,位居第三,但人數較往年有所下降。排名第四到第七的德國、加拿大、法國、日本在美訪問學者總數均有不同程度下降。

        在美訪問學者所選擇的進修專業和國際生赴美所選專業具有相似性,主要集中在STEM領域。近5年來,選擇STEM學術領域(包括工程、數學與計算機、物理與生命科學、健康醫學與農學)的訪問學者的比例保持穩健增長態勢,且都高于70%。2017/18年度更是創下新高,達到77%。其中,選擇物理和生命科學作為其進修專業的學者最多,達到了34.3%。工程專業對于訪問學者來說也依舊保持較大的吸引力,但呈現緩慢增長的態勢,占比達到17.6%。健康醫學占比14.4%,數學與計算機占比6%,農學占比4.7%。其他領域除社科專業占比7.2%外,教育、人文、工商管理、藝術、法律等占比均少于5%。

        美國各高校為訪問學者提供了豐富的國際教育和文化交流項目。赴美國際訪問學者選擇的主要是美國尖端名校,接受國際訪問學者人數的前五所院校依次為哈佛大學、斯坦福大學、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哥倫比亞大學和密歇根大學安娜堡分校。其中,哈佛大學接受的訪問學者人數最多,僅2017/18學年就有5266名國際訪問學者前往學習進修,其他名校訪問學者數量也十分可觀。

        經濟貢獻不容小覷 美國將吸引更多國際學生

        在美國際生所創造的經濟價值主要體現在直接的經濟貢獻和間接創造的工作崗位兩方面。據美國國際教育者協會(Association of International Educators)的數據統計,每7名國際學生在高等教育、住宿、餐飲、零售和交通等行業的花銷支出就可以創造或支撐3個美國就業機會。目前就讀于美國高校的100多萬名國際學生為美國經濟貢獻了近447億美元,在2018/19學年期間產生的費用支出支持了美國458290個工作崗位,而學費和住宿費是國際學生對美國經濟的最大貢獻。

        總體而言,國際留學生總數與創造的總體經濟價值呈現正相關,但受國際生學歷比例、學費與生活費差異及各州經濟結構等因素影響,可能存在波動。例如,2018/19學年國際學生最多的州依次為加州、紐約州和得克薩斯州,但國際學生創造的經濟價值總量排名前三的州依次為加州(68億美元)、紐約州(53億美元)、馬薩諸塞州(32億美元),得克薩斯州的國際學生創造經濟價值總量為22億美元,排名第四,排名第三的馬薩諸塞州國際學生總量排名第四。

        美國國際教育研究所首席執行官艾倫·古德曼(Allan Goodman)表示,美國高等教育界將試圖去吸引更多的國際留學生。越來越多的學生受到新的思維方式影響,他們將擁有更大的成功能力,并為今后日益復雜和相互聯系的世界作出貢獻。

        (作者單位:上海師范大學國際與比較教育研究院)

        《中國教育報》2019年12月06日第6版 

        0 0 0 0
        分享到:

        相關閱讀

        最新發布
        熱門標簽
        點擊排行
        熱點推薦

        工信部備案號:京ICP備05071141號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10120170024

        中國教育新聞網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Copyright@2000-2019 www.b1579.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網安備 11010802025840號

        人人看